≈`OCC.ILFU∞U -Je。

雍容致殇:

在漫天繁星里,终归会有一颗愿意
照亮我前行的道路吧?

摄于意大利托斯卡纳 Orcia谷
佳能6d+24-70 4L

大維:

海洋天堂·仙本那【上】


天堂是怎样的景象

无人知晓

大概,和海洋差不多吧

那么的广袤,多变以及遥远

唯美却不可及

然而

每次见到大海

只想沉没

沉没在那片蔚蓝的碧里

流离在那平静的天堂


圖:大維  文:小V    拍攝地:馬來西亞仙本那 


一个人的京都(四)

安孜:




在京料理店万重进晚餐,是一天来唯一的正餐。乖巧的店员为独自前来的我推荐名为“梅”的套餐。




果然京都料理至为清淡,完全突出食物的原味。略微出乎意料的是京料理对紫苏的倚重,无论是渍物还是鱼生,甚至于桌上的调味盐,似乎都有紫苏浓郁的香气。安抚自己,加点生啤酒一杯。


 


天色完全转黑。包裹好素雅的浴衣,怀抱大小两条浴巾,和日本人全无二致的去泡温泉。没有等到女将的铺床服务,于是自己拉开壁橱,铺好敷布团。


 



占夏:

虽然整个米兰都让我充满了不美好的回忆,但DUOMO本身实在太惊人了。


旅行书《那件疯狂的小事叫旅行》节选

从19号下午抵达中央车站到次日中午离开,算上7小时的睡眠时间总共加起来也只在米兰呆了十几小时。即便只是微旅行程中的小小过度站,短短一日却意义非凡——“我要去米兰跟两个同是远道而来的高中闺蜜约会!”正是让我产生一时冲动想出微旅这个“馊主意”的契机。早在开始行程安排之前我就已经确定了“6月19号必须在米兰过夜”(其实整个行程中间某一站被定死,给路线安排带来很大难度),因为Ama和莱尔同行飞抵罗马后一路北上会在米兰住一晚,这样我就可以在意大利和她们见面了。说到这里请允许我矫情地默默缅怀一下过去:A是我高中同桌,睡在我的上铺,那时候我们除了上厕所时候隔开一块木板,睡觉时候隔开一块床板,其余时间几乎形影不离,跟彼此在一起的时间比家人还多。印象里最后一次见面是回高中毕业典礼,一晃就是四年,她在美国变成了毛豆我在日本揉成了寿司。

这些年,很欣慰地,我们依然保持默契——她不联系我,我也不联系她。

生怕自己晚了,我一冲出火车站就风尘仆仆打的(整个欧洲行30天唯一一次飞驰体验花了我6,看来意大利交通费跟日本差不多)到了事先预定好的饭店(三人间一晚上才60欧,每人20欧比住青年旅社还便宜!果然还是结伴好啊!),一小时后Ama和莱尔才来敲开我们房间的门,三人相拥而笑,感觉还是那么近,好像只不过晚自习下课回到寝室这点儿功夫没见罢了。

6点半,三人出发,搭地铁去DUOMO,顺便觅食。

/// 此处省略若干字 ///

第二天一早就起了,要赶在中午离开前再去仔仔细细瞻仰一次DUOMO。

行李是前一晚收拾好了的,一个人轻轻地关上门离开并没有跟尚在睡梦中的友人告别。我讨厌正儿八经地说再见,也不知道要牵动多少面部肌肉才能做出谓之依依不舍的表情。而这样的不辞而别,就好像早晨我先离开了寝室,待会儿,不多久以后,我们又会在教室里见面的。


Comme un Poète:

Bronica sq-ai + Ektar 100 120.

千本鸟居就像是一个梦的入口,延绵不绝,充满神秘。

© Duckling Pictures:

印度洒红节 / Holi India 2015

我的印度之行由两年前的洒红节于始,一共玩了三次,每次都被涂的满身色彩,心中满满的阳光。今年的洒红节过后不久,我即将告别这个色彩如此斑斓的国度。两年的印度摄影生活就要告一段落。但这样的颜色,将永存心中,这样的故事,还会继续讲述,因为这是生活中无限纯粹的欢乐。

People celebrate the holi festival in Santiniketan, a small town near Bolpur in the Birbhum district of West Bengal, India, March 5, 2015. 'Holi', the festival of colours, is a popular celebration of the coming of spring and falls, and it falls in West Bengal of India on the day of full moon annually in March. People play with coloured powder on each other with great joy. 

杜兮 Shrek:

传说玻利维亚有一块盐湖被称为天空之镜,今天我在澳大利亚也找到一面。此等好景怎容错过,拍完一看,辫子果然没有白留!